做大数据时代的国际贸易服务融合者

http://www.shippingchina.com 2013年 06月 26日 13:26:16 中国国际海运网

  海运物流市场的复兴不能是等待寒流过去,寒流过去,事过境迁。海运物流市场的复兴需要探索重资产化发展,并且必须加上“融合力”。而打造“中心化”数据平台,实现产业横向和纵向的生态协同,是海运物流企业制胜未来的关键。

  做大数据时代的国际贸易服务融合者
  ——访中联供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康树春

  进入2011年,欧美发达国家经济低迷,长期作为世界经济引擎的中国也减慢了发展速度。在糟糕的宏观经济下,外贸形势急转直下,全球海运量增幅也急剧萎缩。航运业的不景气对大多数船东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运量萎缩、运价低迷的同时,燃油费、薪酬等成本却不断增加,船东利润深受损害,众多中小型航运企业倒闭或濒临倒闭。航运业进入“大浪淘沙”的变局时代。

  “有效整合供应链才有出路。以平台的方式将供应链有机融合起来,可能是一条出路。”中联供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联供应集团”)董事长康树春在谈到当前外贸物流形势和对策时说。“国际贸易和物流是一个链条上的,国际贸易好,物流就好;反之,物流成本低、服务好,也会刺激国际贸易。通过物流来推动国际贸易是未来的趋势。”

  以“融合力”突破外贸物流瓶颈

  行业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在考验企业的生存能力,甚至考验整个行业的突破能力。

  发展与创新

  时代造就不同的服务理念和服务模式。当前是数字化时代,康树春认为,这个时代的竞争核心是“融合力”。在数据时代背景下,该选择怎样的运营模式成为关键。不同的时代,要有不同的理念;不同的理念,就需要有不同的模式。在产品和销售为中心的时代,企业生存需要竞争力。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数字时代,企业的生命力就在于“融合力”。如果认同了融合力,如何选择有融合力的模式最为关键。

  2003年,康树春创建了专业的国际海运服务网——中国国际海运网,以国际海运物流为核心功能的大型综合性国际海运门户商务电子平台。以信息流为运营载体,将商流、信息流和物流相融汇,成为船东、船代、货代、保税、仓储、陆运、配送等物流公司和外贸进出口公司及保险、银行等相关供应链的交互枢纽。

  令康树春感慨的是,在过去,出口商品的价值很低,因为不能提供服务的附加值,企业的利润也非常低。只有开发适应各项衍生服务需求的功能,企业才能生存与发展。

  当前数字时代,不再是以产业自身为中心来进行生产和销售的模式,而是用融合的方式,融合社会资源,大家到这个平台共同生产、共同销售、共同运作。他提出,在数字化的时代前提下,有了“融合力”的理念,需要打造出这样一个平台,真正做到链接金融、链接客户、链接市场、链接增值。

  2011年,由中国国际海运网和国内外行业组织共同发起,成立国际货代联合会(简称货代联合会或WIFFA)在香港成立。货代联合会基于中国国际海运网的信息资源和平台,充分利用网络化和集约化所产生的边际效应,为内部成员提供交流和服务。

  联合会主要是做信用,会员企业之间彼此交易可以无款放单。因为联合会不是法人主体,协会从营业角度承担不了签单责任。由此,促成了中联供应集团的诞生。

  中联供应集团是中国国际海运网与全国各大口岸有代表性的货代企业联合投资成立的供应链平台法人主体。中联供应集团的商业理念是将货代行业的资金流量、数据流量以及业务流量通过集团平台“中心化”运作,形成有话语权的“中心化”产品,帮助货代企业以及国际供应链相关企业实现效率、效益最大化。

  康树春对记者说,在中国,每年有数千亿美元和数万亿人民币海运费用、一亿多张海关申报单、一亿多张税务发票、一亿多张海运提单、数亿张物流仓储委托在货代手中经过,而行业发展困境也在于渠道和代理繁杂,缺乏数据服务整合机构。因此,中联供应集团的核心模式是“IT+金融+货代”。“我们不是做货代,我们是从货代做起,做外贸供应链。通过聚合供应链上下游,来实现环节最少、成本最低、效益最高。

  搭台与接轨

  中联供应集团的诞生,使康树春有了更加明确的发展目标,即打造国际采购与供应中心平台。“大数据”催生“大市场”,打造一个平台,通过数据和流量推进各种交易,通过平台来聚合外贸物流相关企业,通过金融以及物流来联通脉络。这正是康树春脑海中构建出的未来国际贸易服务的“蓝图”。“通过‘中心化’平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可以比肩国内数字化平台阿里巴巴。”

  在康树春看来,在国际贸易的“感知阶段”,是先做贸易后做物流,但是在数字时代,国际贸易从感知提升到“认知阶段”,做国际贸易开始“倒着走”,即由物流来产生国际贸易。面对记者的疑惑,康树春解释说,未来的外贸核心不在“交易”而在“交割”。交割阶段会形成海量市场、金融、客户以及需求数据,对这些数据将成为供应链的核心价值,使国家贸易的全部解决方案,客户只要在这个大平台里面进行选择使用就可以。他举例说,“未来的外贸物流就像一个大的自助餐一样,自助餐的餐盘已经摆放了各种各样需要的东西,你只要到餐盘中去选择你所需要的东西就可以。”

  “这一定是未来!”康树春对于自己这一判断自信满满。中联供应集团下一步准备进行业务数据和金融数据接通,即与船公司和银行实现对接。目前船公司正处在行业不景气的阶段中挣扎,要解决不亏损问题,寻找突破口。因此与船公司合作存在机遇。

  国际贸易物流包括海运、港口和陆地物流三大块。国际贸易前端是纸面交易,真正交割和金钱交易在于物流环节。国际贸易额3.8万亿美金,每年光海运费的支付就占7000亿–8000亿美金,而这其中物流成本占15%-20%。

  因此,降低整个海运贸易的物流成本就意味着降低高达1000亿到1600亿的物流成本。

  2005年中国国际海运网正式开始运作海运金牌订舱,以通过平台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业务操作模式。金牌订舱是一种全新的B2B海运电子商务模式。其通过行业联盟,资源整合,高度信息化系统应用,为整个中国航贸业降低20%-30%的成本。以一个在线网络平台实现了国际海运中的多个核心操作环节,缩短海运物流操作环节,颠覆了传统国际海运操作流程,极大地提升了工作效率。

  金牌订舱以中国国际海运网为依托,整合物流行业的资源,对接货主与货代、货代与船东、国内各港口、国际各港口之间的信息,使各方面信息更快更准确的流通。网络无地域限制,无论是内陆城市的生产、外贸企业还是国外的货代、采购商都可以通过金牌订舱即时了解各地运价与船期,更准确地安排运输、生产以及核算成本。

  康树春介绍说,传统网络扩张方式都是要进行实体投资,“比如在大连做得比较好,看天津也不错,郑州也不错;要做市场开发,就要到当地去租办公室,派人、派员,消耗很大,如果通过金牌订舱,可以很容易在内地、海外开店。可以找最低的成本、最好的网络,用平台的手段进行业务扩展。”

  与过去的无水港概念不同的是,过去的无水港是把“服务胳膊”延长。例如本身需要在天津交货的,可以延伸到郑州交货,实质是港口概念的延伸,是把业务链延长,延长的目的是为了降低客户的成本,降低他的复杂性,减少他的时间。过去的订舱港和无水港概念是建立在以企业自身业务的线性的服务基础上,里面不包括金融,不包括信息,不包括融合,只是把手臂延长。“而我们现在做的订舱港,是一个中心化数据平台,将海运、物流、资金以及科技跨界融合,通过这个平台,客户可以订舱,可以做业务,可以做金融,可以做实体操作,可以提供软性服务,可以做信息,可以做咨询,从国际贸易的生产到采购,这两端大家都可以聚集到这里面,为海运界服务搭台”。康树春强调。

  中联供应集团的亮点不是自身的规模和实力,而是将联合集团核心业务嫁接到WIFFA货代联合会、金牌订舱、中国国际海运网以及其它平台,进行链性价值对接,形成中心商务平台,不断繁衍,不断增值。最终中联供应集团云平台将通过金融、海运、物流、贸易以及信息、资信等内容成为国际采购与供应方案提供中心。而下一步,更重要的步骤是与船公司和银行做接轨,以达到外贸企业、货代、船公司、银行的合作与共赢,以突破外贸物流瓶颈。

  合作与共赢

  当前船公司已经普遍陷入微利生存,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很多船公司通过卖船裁员的办法来维持生计。除此而外,一些大型船公司依靠国企的大量现金和政策支持维持。
“靠政策和政府资金支持只能维持活下去,但要走出困境非常难。当前困境,一味地依靠压缩成本和政策输血来度过危机是走不通,只有通过提高运营效率,提高服务品质。”康树春强调。“中远亏损,或多家船公司出现亏损,不是利润枯竭,而是利润点发生转移。在这种情况下,船公司更多的需要关注的问题是:第一要转变观念,第二是要搭建有融合力的模式,第三是解决货的问题。国际贸易减少,运输量减少,运力过剩,船东人力物力的消耗很大,如果现在我们代表第三方,集中采购货物,对船公司而言,会增加他的盈利能力。”

  如何在当前海运形势不好的情况下扭转业务局面?“我们具备大型采购的能力,中国80%的货代都在我们的网站平台上,我们有金牌订舱,有200多家各地的货运公司给我们做代理,进行集中采购、集中定开,等于我们的‘蓄水池’建好了,但是找不着接口,有货量,但必须与船公司对接。以前航运形势好的时候,当时货多船少,我们和船公司对接的时候,船公司很傲慢。现在倒过来了,是很好的机遇和船公司对接。”

  他提到,目前海运网平台有几千万的集装箱市场数据。而1000万集装箱的数据,就可以为中远、中海提供两家合起来全年的运量。“提供1000万集装箱运量的情况下,会给他们降低巨大的成本,带来巨大的效益。原来他们要做1000万的集装箱运量,需要建立很多的渠道和代理,很多的市场开发和人力投入,以及很多服务,每年有巨大的消耗,如果我们和他们能够有效对接,这些都不需要,成本就降低了。”

  与此同时,1000万的集装箱会分解出很多东西,例如增值的业务部分、做保险的业务等。1000万集装箱,不单纯是做1000万的业务,还要相应地做1000万的保险。另外,1000万的集装箱数据直接带来的业务1000万集装箱的单据,要产生几个亿的快递邮件。外贸公司要寄给货运公司,货运公司要寄给船公司,船公司要把发票寄过去,单据的国际传输将带来巨大的快递流量。

  “将来我们做国际的解决方案,只要你做了国际贸易,把单子给我们,我们全套做服务,国际贸易只需做贸易;我们做‘管家管理’,我们给大家提供平台,去共同开辟市场。同时,我们通过平台得到数据和流量。”而这正是中联供应集团发展方针:做平台,聚流量,走资本,合四方。

  用“资金池”解围金融困局

  中国资金利用率最低,而资金利用在做国际贸易过程中非常重要。

  为解决国际贸易服务过程中资金利用问题,中联供应集团设置了资金池支付中心和票证中心最核心的两大虚拟平台,与银行开展了有益合作探索。第一大平台:支付中心,中联供应集团与银行、货代企业签订三方协议,在指定银行开设业务帐户,打造货代行业运费 “资金池”,并通过集团担保,取得多倍、低息快速融资,保证运费支付安全、顺畅。第二大平台:票证中心,中联供应集团具备无船承运人资质,制定无船承运人提单条款,在有关部门批准备案,出具中联集团统一提单。同时,中联供应集团取得政府税务奖励,在开具发票、统一纳税、政府奖励等方面提供高效便捷服务。

  康树春介绍,从外贸资金链上看,大家都需要,每家中大型公司,每年营业规模一年1-10个亿,这些公司如果是单独的资金流,没有效益,也凸显不出实力。但是我们把十几家或者几十家的钱放到一个“资金池”里面,就会产生效应。通过中联供应集团去统一去开户,把各个公司的流动资金和营业额都放到一个银行一个账户里面 ,马上会形成近100亿的“资金池”,而100亿的“资金池”会引起银行的关注,会给出更好的利率或者不同额度的贷款,而拿到贷款和利率之后,就可以让企业更好受益去地去做更多的更好的生意。首先,企业资金联盟的形式弥补了企业单枪匹马闯荡市场的资金困局与融资不足; 其次,企业有组织地集体资金运作亦能引起的充分重视,争取到更多的政策资源和优惠条件。“一但这个金融服务项目启动起来,就会成为中国第一个‘B2B版的支付宝’”。

  一方面,通过对企业通过运输和物流这个环节进行融合,建立企业之间的合作,形成一个业务“蓄水池”;另一方面,通过聚合相关企业的资金流形成一个金融“资金池”。康树春说,“我们现在做的是‘两只手’:一边做金融,一边做业务。这个过程中,又会聚合两组数据:一个是业务数据,一个是金融数据。而通过平台的聚合作用,通过流量的交互作用,可以提高企业的发展空间和利润空间。”原来企业是单打独斗,未来大家融合起来,会有很多增值空间。另外会为行业提升盈利空间和市场前景,货代行业不仅做货代行业,开始融合金融和供应链,这将从一定程度上提升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地位。

  目前,中联供应集团在积极寻找合作伙伴,集物流、货运、仓储为一体的上下游供应链,做到每个环节无缝连接。而中联供应集团未来目标是打造国际采购与供应中心平台,发展成为跨国供应链服务的融合者,康树春充满信心。

  然而,要解决当前外贸物流和金融困局,以及实现这一切愿景,船公司和银行要打破往日形成的傲慢与守旧。